oalib
Search Results: 1 - 10 of 100 matches for " "
All listed articles are free for downloading (OA Articles)
Page 1 /100
Display every page Item
天山盘羊夏季采食地和卧息地生境选择  [PDF]
李叶?,余玉群?,史军?,时磊?
生态学报 , 2013,
Abstract: 2010年7-8月采用样线调查法及直接观察法对天山中部古仁郭楞高山区的盘羊天山亚种采食地和卧息地生境进行了研究。共调查5条沟系的12条样线,测量天山盘羊147个采食地和136个卧息地样方,分析了13类生态因子对天山盘羊采食地和卧息地选择的影响。研究结果表明,天山盘羊夏季采食地与卧息地在坡位、坡向、地貌类型、海拔高度、距最近家畜距离、距道路距离和距居民点距离差异极显著(p<0.01),植被高度差异显著(p<0.05),而其它生态因子差异性不显著(p>0.05);相对卧息地的选择而言,夏季盘羊采食地的选择更偏爱海拔较低,植被高度低,距离道路、居民点和最近家畜距离近的半阴半阳坡,山体中下位的高山草甸缓坡生境。逐步判别分析表明,距道路距离、距居民点距离、植被高度、距家畜距离4个生态因子可以用于判别夏季天山盘羊采食地与卧息地生境,正确区分率达到90.6%。
鹅喉羚夏季和冬季卧息地选择  [PDF]
动物学研究 , 2009, DOI: 10.3724/SP.J.1141.2009.03311
Abstract: 2007年夏季(6—8月)及冬季(11—2008年1月),在卡拉麦里山有蹄类自然保护区研究了鹅喉羚(Gazellasubgutturosasairensis)的卧息生境选择。夏季测定了49个卧迹样方,36个对照样方;冬季测定了75个卧迹样方,75个对照样方。卡拉麦里山有蹄类自然保护区的鹅喉羚夏季主要选择平滩、下坡位,海拔910m以上、与水源距离较远、远离道路、远离居民点、高隐蔽级、中低植被密度和中高草本密度的区域作为卧息地;而冬季鹅喉羚主要选择山坡、阳坡和半阴半阳坡、中上坡位和下坡位、900—1000m的高度范围、离道路501—1000m以及大于2000m的距离、靠近居民点、中低隐蔽级、中等雪深(1.1—3cm)、中高植被密度和中高草本密度的区域作为卧息地。主成分分析表明,鹅喉羚夏季卧息样方前4个主成分的累积贡献率达到86.57%,第1主成分主要反映卧迹样方的植物密度、草本密度、针茅(Stipaspp.)密度、至最近居民点距离、至永久水源最近距离和海拔的影响。冬季鹅喉羚卧息样方前4个主成分的累积贡献率达到73.88%,第1主成分主要反映卧迹样方的植物密度、草本密度、针茅密度和坡度的影响。
贺兰山岩羊冬季对卧息地的选择  [PDF]
刘振生,曹丽荣,王小明,李涛,李志刚
兽类学报 , 2005,
Abstract: ?2003年11~12月,在贺兰山采用样带法对岩羊冬季卧息地的选择性进行了研究。共观察到94个岩羊的卧息地,结果表明岩羊对优势乔木的利用有选择性(x2=17.01,df=5,p<0.05),偏好利用灰榆占优势的卧息地,避免选择油松和青海云杉占优势的卧息地;对坡向选择性利用(x2=30.69,df=2,p<0.05),偏好位于阳坡的卧息地,避免利用阴坡;对植被类型、坡位和风向的利用无选择性。对卧息地样方与在样带中随机设置的样方进行比较,发现卧息地具有乔木密度低、食物丰富度低、隐蔽程度高、接近水源、接近裸岩、风速低和雪覆盖浅等特征。贺兰山的岩羊经常选择岩洞作为卧息地,占总卧息地的62.77%。对59个岩洞和35个非岩洞卧息地进行比较,表明岩洞卧息地的坡度大、隐蔽程度高、风速低、保温性好、食物丰富度低和无雪覆盖。岩羊通常选择较宽的、深度和高度适中的岩洞作为卧息地。对各种生境因子的主成分分析表明前7个特征值的累积贡献率已经达到了80.09%,可以较好地反映岩羊卧息地的生境特征,第1主成分中隐蔽级、风向、风速、距裸岩距离和雪深具有重要作用,其余6个主成分中优势乔木、坡向、坡位和坡度也很重要。
陆地棉新品系冀资123的选育  [PDF]
崔淑芳,王志忠
华北农学报 , 1997, DOI: 10.3321/j.issn:1000-7091.1997.01.026
Abstract: 陆地棉新品系冀资123的选育BreedingoftheUplandCotonStrainJizi123采用将亚洲棉和野生棉资源中的有益种质转育到栽培陆地棉中,是一种行之有效的新育种途径。这在其它文献中也有报道。棉属野生棉种瑟伯氏棉和亚洲棉种武安中棉,
海南坡鹿(cervuseldihainanus)仔鹿对卧息地的选择  [PDF]
宋延龄,李善元
兽类学报 , 1991,
Abstract: ?1986年和1987年的10月至12月共发现14个海南坡鹿仔鹿的卧息地。研究表明,仔鹿对卧息地的选择不受母鹿影响。在保护区围栏内的多种栖息地中,仔鹿对次生落叶季雨林白下的茅、黄茅草坡有明显偏爱,有12个卧息地被发现于这种环境中。该环境在每10平方米面积内约有1-2株小乔木,30-60株灌木,草本植物高于50厘米,通视条件良好。仔鹿对卧息地的选择似乎与水源无关,但不能排除风向对仔鹿选择卧息地坡向有所影响。适当地清除过于密集的灌丛,有利于仔鹿栖息。
湖北石首散放麋鹿与野化麋鹿秋季夜间卧息地选择  [PDF]
李弛,杨道德**,张玉铭,宋玉成,李鹏飞
生态学杂志 , 2015,
Abstract: ?卧息地选择是野生动物适应不同环境以及人类活动干扰的综合反映,是衡量野生动物行为适应的关键因素之一。2014年9—11月,采用跟踪调查法与直接观察法,对湖北石首麋鹿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围栏内的散放麋鹿(elaphurusdavidianus)群体和保护区外(三合垸)的自然野化麋鹿群体秋季夜间卧息地选择进行了比较研究,对散放与野化麋鹿群体分别进行了61个卧息样方和61个对照样方的调查。结果表明:散放群体与野化群体秋季夜间均主要选择在隐蔽度较高、草本盖度较高、食物丰富度较高、风速较小、距隐蔽物(芦苇与树林)较近的林地中的草地基底卧息,但野化群体更倾向于选择距道路与居民点较远的卧息地。逐步判别分析表明:散放群体与野化群体在秋季夜间卧息地特征上存在重叠与分离,距道路距离和距居民点距离构成的fisher判别函数可区分散放与野化群体秋季夜间卧息地,判别正确率为87.5%,表明散放群体与野化群体夜间卧息地选择主要在距道路与居民点距离上存在差异。故散放群体与野化群体在秋季夜间卧息地选择上相似又趋异,这可能与相同的生物学特性、相似的生境和不同的人为干扰、围栏等条件有关,建议保护区争取获得三合垸土地所有权或使用权、扩大围栏面积、保留麋鹿卧息时的隐蔽环境。
小兴安岭地区野猪冬季卧息地选择的初步研究  [PDF]
高中信,张明海,胡瑞滨
兽类学报 , 1995,
Abstract: ?应用聚类分析的方法,对小兴安岭地区野猪冬季卧息地选择进行了研究。结果表明,对其影响的主要因子是人为干扰、坡向和隐蔽条件。其次是植被类型、食物丰盛度,坡度和水源。坡位和海拔也有一定影响。其最适卧息地生境条件的选择依次为:草甸沟塘或阔叶林植被,食物丰盛度中等以上,隐蔽级≥0.5,阳坡,卧息地距人为干扰源>1000m和距水源≤1000m。
天山中部地区盘羊冬季采食地和卧息地的生境分离  [PDF]
李叶,余玉群,时磊**
生态学杂志 , 2014,
Abstract: ?采用样线法及直接观察法研究天山中部古仁郭楞地区盘羊天山亚种(ovisammonkarelini)冬季采食地和卧息地的生境分离。2009年12月—2010年1月累计调查5条沟系的12条样线,测量盘羊采食地和卧息地样方分别为120个和114个。记录了样方所在地的海拔、植物种数、植被盖度、植被高度及距道路距离等13项生态因子。结果表明,天山盘羊冬季采食地与卧息地在植被高度、植被盖度、隐蔽级等生态因子差异不显著(p>0.05);在海拔、坡度、坡位、距道路距离、距居民点距离、植物种数和雪深等生态因子差异极显著(p<0.01),雪盖、坡向和地貌类型生态因子差异显著(p<0.05)。逐步判别分析表明,由5个生态因子变量构成的方程能够区分盘羊冬季采食地与卧息地生境,正确率达到95.1%,按照其贡献值的大小排序依次为:雪深、距道路距离、海拔、坡度和植被高度。研究结果支持盘羊冬季采食地和卧息地之间存在明显的生境分离。
阿尔泰山南部科克森山和卡拉麦里山盘羊冬季卧息地的选择  [PDF]
初红军,蒋志刚,戚英杰,陶永善,李斌
兽类学报 , 2009,
Abstract: ?2007年11月至2008年1月,在阿尔泰山南部科克森山和卡拉麦里山采用样线法研究了盘羊冬季卧息地的选择性。结果表明,两地区的盘羊对冬季卧息地的利用均有选择性,两地区盘羊偏好利用山坡做卧息地,避免选择山沟和平滩卧息;偏好位于半阴和半阳坡的卧息地,避免利用阴坡,对阳坡随机利用;偏好位于上坡位和中坡位的卧息地,对下坡位则为随机利用。通过与对照样方比较,科克森山和卡拉麦里山盘羊冬季卧息地均以植物科数多、植物种数多、植物密度高、灌木株数小、驼绒藜株数少、接近隐蔽物、隐蔽级高和雪覆盖浅为主要特征。在科克森山,盘羊通常选择坡度大、雪覆盖浅的位置作为其卧息地。在卡拉麦里山盘羊通常选择坡度大的地方作为其卧息地。科克森山和卡拉麦里山盘羊卧息地变量前6个特征值的累积贡献率分别达到了80.75%和82.58%,较好地反映了盘羊卧息地的生境特征。科克森山和卡拉麦里山盘羊卧息地第1主成分贡献率分别达到了23.04%和24.33%。在两地区,植物科数、植物种数、灌木种数、雪深和坡度5个因子的载荷系数均为正值,具有较大的作用。其余5个主成分中隐蔽级、海拔、距水源距离和距居民点距离也很重要。
黑龙江省三江自然保护区狍对冬季卧息地的选择
滕丽微,刘振生,张恩迪,马建章
动物学研究 , 2006,
Abstract: 研究黑龙江三江自然保护区狍冬季卧息地的选择性结果表明,狍昼间偏好选择位于岛状林和芦苇丛、覆盖度>10%、当年生枝条数>30枝、隐蔽级90%—99%、距水源距离<400 m、距农田距离<500 m、保温性>0.2 ℃、雪深>31 cm、人为干扰距离>1 000 m等生境因子的卧息地;狍夜间偏好选择位于岛状林、覆盖度>10%、当年生枝条数>30枝、隐蔽级为<90%、距水源距离<700 m、距农田距离>500 m、保温性>0.2 ℃、雪深>31 cm、人为干扰距离>1 000 m等生境因子的卧息地。狍昼间与夜间卧息地在是否刨走积雪等松软物质、距农田距离、雪深、人为干扰距离和卧息地宽度上差异显著(P<0.05)。与夜间卧息地相比,狍昼间偏爱的卧息地具有接近农田、雪覆盖深和卧息地宽度较小等特征。狍对昼间卧息地资源选择函数为:log it(P)=-13.999-0.446×植被类型-0.003×距水源距离-0.003×距农田距离+0.915×保温性+0.487×雪深+0.001×人为干扰距离,选择概率为P=e logit(P)/1+e log it(P) ,模型的正确预测率为90.9%;狍对夜间卧息地资源选择函数为:logit(P)=-0.009-1.863×植被类型-0.004×距水源距离+0.946×保温性+0.002×人为干扰距离,选择概率为P=elogit(P)/1+e logit(P) ,模型的正确预测率为91.8%。
Page 1 /100
Display every page Item


Home
Copyright © 2008-2017 Open Access Library.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