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 Title Author
Keywords Abstract

中外法学  2004 

侵权行为法中的过错与违法性问题之梳理

Full-Text   Cite this paper   Add to My Lib

Abstract:

References

[1]  查士丁尼:《法学总论——法学阶梯》,张企泰译,商务印书馆1993年版,页197。
[2]  王卫国书,前注[1]揭,页33。
[3]  王泽鉴书,前注[1]揭,页44。
[4]  我国大陆学者基本上翻译成“违法性”,参见王利明:《侵权行为法归责原则研究》,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1992年版,页406;杨立新:《侵权法论》(上),吉林人民出版社2000年版,页172;但也有人翻译为“不法性”,参见王卫国:《过错责任原则:第三次勃兴》,中国法制出版社2000年版,页253。我国台湾地区学者多译为“不法性”,参见王泽鉴:《侵权行为法》(第一册),作者1998年自版,页260。还有的翻译成“违法”,参见史尚宽:《债法总论》,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00年版,页111;曾世雄:《损害赔偿法原理》,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01年版,页85。
[5]  谢列布洛夫斯基:《苏联民法概论》,赵涵兴译,人民出版社1951年版,页72—73。
[6]  O·C·约菲:《损害赔偿的债》,中央政法干部学校翻译室译,法律出版社1956年版,页14—15。
[7]  中央政法干部学校民法教研室编著:《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基本问题》,法律出版社1958年版,页322。
[8]  据笔者的阅读范围,国内最早系统论述违法性与过错问题的学者当数王利明教授,参见王利明:《侵权行为法归责原则研究》,第四章“过错与违法行为”,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1992年版。
[9]  姚辉:“权利不能承受之轻”,载《民商法前沿》2002年第1期。姚辉博士曾在该文的基础上为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的研究生发表过以“侵权行为法漫谈”为题的讲演,请参见中国民商法律网:http://www.civillaw.com.cn/lawfore/content.asp?programid=2&id=34。
[10]  曾世雄书,前注[1]揭,页80。
[11]  对“damnum iniuria datum”一词学者翻译不一,陈朝壁先生翻译为“对财产之侵害”,参见陈朝壁:《罗马法原理》(上册),台湾商务印书馆印行1979年第3版,页155;周(木+丹,左右结构)先生翻译为“对物私犯”,参见周(木+丹,左右结构)著:《罗马法原论》(下册),商务印书馆1996年版,页797;黄风翻译为“非法侵害”,参见巴里·尼古拉斯著:《罗马法概论》,黄风译,法律出版社2000年版,页228。本文采纳的是陈朝壁先生的译法。
[12]  该法第二章规定的是非对物私犯的问题,即某些无体物的全部丧失,与本文主旨无关。周(木+丹,左右结构)书,前注[8]揭,页798。
[13]  F.H.Lawson and B.S.Markesinis,Tortious Liability for Unintentional Harm in the Common Law and the Civil Law I,Cambridge: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1982,at 45.
[14]  巴里·尼古拉斯书,前注[8]揭,页228。
[15]  Jean Limpens,International Encyclopedia of Comparative Law· Torts Tol.Ⅺ Chapter 2 Liability for One’s Act,InternationalAssociation of Legal Science(1983),at 15.
[16]  巴里·尼古拉斯书,前注[8]揭,页231—232。
[17]  于敏:《日本侵权行为法》,法律出版社1998年版,页138—139。
[18]  姚辉:“‘大学汤’案”,载中国民商法律网站:http://www.civillaw.com.cn/research。
[19]  关于该案的具体案情请参见于敏书,前注[60]揭,页140—141;姚辉文,前注[61]揭。
[20]  姚辉文,前注[61]揭。
[21]  于敏书,前注[60]揭,页141。
[22]  于敏书,前注[60]揭,页141以下;姚辉文,前注[61]揭。
[23]  内田贵:《民法Ⅱ·债权各论》,东京大学出版会。1997年版,页333页。转引自,姚辉文,前注[61]揭。
[24]  姚辉文,前注[61]揭。
[25]  克里斯蒂安·冯·巴尔书,前注[29]揭,页19—20。
[26]  同上引文。
[27]  Jean Limpens,International Encyclopedia of Comparative Law Torts vol.Ⅺ Chapter 2“Liability for One’s Act”,at 18
[28]  Ibid,at18.
[29]  Ibid,at 19.
[30]  克里斯蒂安·冯·巴尔书,前注[29]揭,页20。
[31]  该段德文原文为“Der Schaden entspring entweder aus einer widerrechtliche Handlung,oder Unterlassung eines andern;wind entweder willkurlich,oder unwillkurlich zugefugt,Dir willkurliche Beschadigung aber grundet sich teils in einer bosen Absicht,wenn der Schade mit Wissen und Willen:teils in einem Versehen,Wenn er aus schuldbare Unwissenheit,oder aus Mangel der gehorigen Aufmerk samkeit.oder der geharigen Fleisses Verusacht worden ist.Beides wird ein Verschulden gnannt.”参见,Das Allgemeine Burgerliche Gesetzbuch.2.Auft.Wien 1977.
[32]  Jean Limpens,International Encyclopedia of Comparative Law Torts Vol.XI Chapter 2“Liability for One’s Act”,ai 17.
[33]  Winfield,History of Negligence,42 L.Q.R.184(1926).cited from,John G.Fleming,The Law of Torts,8th.ed.,The Law Book Company Limited,1992,at101.
[34]  B.S.Markesinis & S.F.Deakin,Tort Law,4th.ed.,Oxford:Clarendon Press,1999,at69.
[35]  R.A.Percy,Charlesworth & Percy on Negligence.,8th.ed.,London:Sweet & Maxwell,1990,at 3.
[36]  B.S.Markesinis & S.F.Deakin,Tort Law,,at69.
[37]  Jean Limpens,International Encyclopedia of Comparative Law Torts Vol.XI Chapter Vol.Ⅺ Chapter 2“Liability for One’s Ad”,at 19
[38]  R.F.V.Heuston & R.A.Buckley,The Law of Torts,20th ed,London:Sweet & Maxwell,1992,at17—18.
[39]  John.G.Fleming,The Law of Tort (6th.ed),at 5.转引自,王泽鉴书,前注[1]揭,页59。
[40]  W.V.H.Rogers,Winfield and Jolowicz on Tort,15th.ed.,London:Sweet & Maxwell,1998,at 90.
[41]  Jean Limpens,International Encyclopedia of Comparative Law Tots Vol.XI Chapter 2“Liability for One’s Act”,at 20
[42]  曾世雄书,前注[1]揭,页74。
[43]  在我国民法学界持赞同说的学者主要是杨立新教授与张新宝教授,参见杨立新前注[1]揭,页177—182;张新宝:《中国侵权行为法》(第二版),第四章“加害行为的违法性”,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98年版。但是这两位学者都没有详尽的阐述理由。目前在我国大陆民法学界对违法性与过错应加以区分之理由进行详尽阐述的文章只有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姚辉教授的“权利不能承受之轻”以及人大法学院民法学博士生黄海峰的“违法性、过错与侵权责任的成立”这两篇文章。
[44]  Jean Limpens,International Encyclopedia of Comparative Law Torts Vol XI Chapter 2“Liability for One’s Act”,at 16
[45]  这是日本在修改旧民法典关于侵权行为的规定时,起草者提出的重要理由,详见于敏书,前注[60]揭,页138;姚辉文,前注[61]揭。
[46]  姚辉文,前注[59]揭。
[47]  黄海峰文,前注[18]揭,页52—53。
[48]  同上注。
[49]  在我国反对区分违法性与过错的最具有代表性的学者是王利明教授,参见王利明书,前注[1]揭。
[50]  Jean Limpens,International Encyclopedia of Comparative Law Torts Vol XI Chapter 2“Liability for One’s Act”,at 16
[51]  王利明书,前注[1]揭,页401。
[52]  同上注。
[53]  于敏书,前注[60]揭,页150。
[54]  王利明书,前注[1]揭,页405。
[55]  同上注。
[56]  同上注书,页408。
[57]  Unger,Handel auf eigene Gefahr,1983,S,1:“Das Schadensrecht ist in ganz besondern Grade das Produkt und der Niederschlag der ethischen Ueberzeugung sowie der sozialen und wirtsschaftlichen Verhaeltnisse einer bestimmten Kulturepoche.”转引自,王泽鉴:“侵权行为法之危机及其发展趋势”,载王泽鉴:《民法学说与判例研究》(第2册),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1998年版,页142。
[58]  James Gordley,Myths of the French Civil Code,The American Journal of Comparative Law(Vol.42,1994),at479。这是一篇对法国民法典中三大原则的来龙去脉进行深入分析的好文,但令人遗憾的是,该文竟被我国大陆某“学者”摘译后改头换面,以“《法国民法典》改变了什么”为题作为个人的研究成果发表在《外国法译评》上。
[59]  James Gordley,My the of the French Civil Code,at 479.
[60]  Ibid.at 479.
[61]  转引自,王卫国书,前注[1]揭,页66。(王卫国教授在该书未标明引文出处)。
[62]  Francesco Parisi,Liability for Negligence and Judical Discretion,at 158—159.
[63]  K.茨威格特、H.克茨:《比较法总论》,潘汉典、米健、高鸿钧、贺卫方译,潘汉典校订,贵州人民出版社1992年版,页164。
[64]  邱聪智:“法国无生物责任法则之发展”,载邱聪智:《民法研究(一)》(增订版),台湾五南图书出版公司2000年版,
[65]  Francesco Parisi,Liability for Negligence and Judicial Discretion.at 184.
[66]  Ibid,at 186.
[67]  李泽厚:《李泽厚哲学文存》(上编:批判哲学的批判),安徽文艺出版社1999年版,页343—344。
[68]  许更、薛梅钦:“古代中国与罗马法的侵权行为法之比较”,载杨振山、斯奇巴尼主编:《罗马法·中国法与民法法典化》,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1995年版,页468。
[69]  黄海峰:“违法性、过错与侵权责任的成立”,载梁慧星主编:《民商法论丛》总第17卷,金桥文化出版(香港)有限公司2000年版,页6。
[70]  周(木+丹,左右结构)书,前注[8]揭,页798。
[71]  王泽鉴书,前注[1]揭,页44。
[72]  Jean Limpens,International Encyclopedia of Comparative Law·Torts Vol.Ⅺ Chapter 2 Liability for One,s Act.InternationalAssociation of kgal Science,1983,at 15.
[73]  王卫国书,前注[1]揭,页39、页255。
[74]  《法学阶梯》,D·9·2·5—2。转引自,王卫国书,前注[1]揭,页33。
[75]  周(木+丹,左右结构)书,前注[8]揭,页799。
[76]  林山田:《刑法通论》(上)台北1998年作者增订六版,页91—92。
[77]  转引自王卫国书,前注[1]揭,页66。王卫国教授在其著作中没有标明该引文的出处。
[78]  Francesco Parisi,Liability for Negligence and Judicial Discretion,Berkeley: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Press,2nd.de.,1992,af l58—159.
[79]  Ibid,at 159.
[80]  克里斯蒂安·冯·巴尔:《欧洲比较侵权行为法》(上册),张新宝译,法律出版社2002年版,页18。
[81]  本文之所以在这里列入法文“faute”,是因为这个词非常难以翻译。目前,在我国《法国民法典》的三个译本中。李浩培先生与马育民先生的译本都将第1382条国的“faute”一词翻译为“过失”,而最近出版的罗结珍译本则译为“过错”。尽管作为法国侵权行为法理论的核心概念,“faute”与因果关系、损害共同组成侵权责任的构成要件。但是,民法典中却并没有关于“faute”的明确定义,因此争议非常大。法国民法学界一般认为,“faute”一词是指过失,同时也包括故意在内,因此我们可以将其翻译为“过错”。但要注意的是,法国民法中的“过错”(faute)与德国民法中的“过错”(verschulden)并不完全相同。事实上,在现代法国民法学者看“faute”一词既包含了“违法性”(法文illicite,德文Rechtswidrigkeit)与“可非难性”(法文imputable,英文culpability)。基于这样的考虑,我国台湾王泽鉴教授将“faute”翻译为“过咎”,参见王泽鉴书,前注[1]揭,页45—46。
[82]  王泽鉴书,前注[1]揭,页45。
[83]  F.Carnelutti,Sulla Disfinzione tha Colpa Contrattuale e Colpa Extraconttuale,Liability for Negligence and Judicial Discretion,at 161.
[84]  Ibid,at 160.
[85]  Ibid,at 161.
[86]  Ibid,at 166.
[87]  Ibid,at 167.
[88]  A.T.von Mehren & J.R.Gordley,The Civil law System:An Introduction to the Comparative Study of Law,Boston:Little Brown.1977.at577.
[89]  曾世雄书,前注[1]揭,页74。
[90]  F.H.Lawson & B.S.Markesinis,Tortious Liability for Unintentional Harm in the Common Law and the Civil Law,at 98.
[91]  Francesco Parisi,Liability for Negligence and Judicial Discretion,at 171.
[92]  Ibid,at 171.
[93]  F.H.Lawson & B.S.Markesinis,Tortious Liability for Unintentional Harm in the Common Law and the Civil Law,at98.
[94]  Jean Limpen.,International Encyclopedia of Comparative Law Torts Vol.ⅪChapter 2“Liability for One’s Act”,at 43.
[95]  B.s.Markesinis,The German Law of Obligations Volume ⅡThe Law of Torts:A Comparative Introduction,3rd.ed.,Oxford:Clarendon Press,1997,at 68.
[96]  Jean Limpens,International Encyclopedia of Comparative Law torts Vol.XI Chapter 2 Liability for One’s Act,at 15.
[97]  Ibid,at 15.
[98]  该条的德文原文为:“Wer vorsatzlich oder fahrlassig das Leben,den Karper,die Gesundheit,die Freiheit,das Eigentum oder ein sonstiges Recht eines anderen widerrechtlich verletzt,ist dem anderen zum Ersatze des daraus entstehenden Schadens verpflichtet.”
[99]  Francesco Parisi,Liability for Negligence and Judicial Discretion,at 190.
[100]  王泽鉴书,前注[1]揭,页261。
[101]  B.S.Markesinis,The German.Law of Obligations Volume Ⅱ The Law of Toris:A Comparative Introduction,at 68.
[102]  Ibid,at 69.
[103]  同上注。
[104]  王泽鉴书,前注[1]揭,页262。
[105]  B.S.Markesinis,The German Law of Obligations II The Law of Toris:A Comparative Introduction,at 70
[106]  Larenz/Canaris,SchuldrechtⅡ/2,s.365,转引自,王泽鉴书,前注[1]揭,页263。
[107]  Vgl.Larenz,Lehrbuch des Schuldrechts,Bd.Ⅱ,§72 I d.Verlag C.H.Beck,1977.
[108]  Kotz,Deliktsrecht,ai 99,Cited from,B.S.Markesinis,The German Law of ObLIGATIONS vOLUME Ⅱ The Law of Torts:A Comparative Introduction,at 70.
[109]  邓曾甲:《日本民法概论》,法律出版社1995年版,页3—5。
[110]  姚辉:“权利不能承受之轻”,载《民商法前沿》2002年第1期。
[111]  F.Carnelutti,Sulla Distinzione tra Colpa Contrattuale e Colpa Extracontrattuale,cit.,p.744.cited from,Francesco Parisi Liability for Negligence and Judicial Discretion,at 161.
[112]  克里斯蒂安·冯·巴尔书,前注[29]揭,页40。
[113]  洪福增:《刑法理论之基础》,台北三民书局1977年版,页3。
[114]  凯尔森:《法与国家的一般理论》,沈宗灵译,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1996年版,页57。
[115]  林山田书,前注[25]揭,页93—94。
[116]  同上注书,页91—92。
[117]  王泽鉴书,前注[1]揭,页97。
[118]  Francesco Parisi,Liability for Negligence and Judicial Discretion,at159.
[119]  K.茨威格特、H.克茨书,前注[106]揭,页268。
[120]  克里斯蒂安·冯·巴尔书,前注[29]揭,页20。
[121]  Francesco Parisi,Liability for Negligence and Judicial Discretion,at 175.
[122]  邱聪智:“庞德民事归责理论之评介”,载邱聪智书,前注[107]揭,页102。
[123]  罗伯特.考特、托马斯·尤伦:《法和经济学》,张军等译,张军校,上海三联书店、上海人民出版社1995年版,页455—456。
[124]  See Clerk & Lindsell on Torts,16th.ed,London:Sweet & Maxwell,1989,al 432—435.
[125]  王泽鉴书,前注[1]揭,页295。
[126]  邱聪智文,前注[107]揭,页201—202。
[127]  同上注书,页202。
[128]  曾世雄书,前注[1]揭,页74。
[129]  同上注书,页74—75。
[130]  影片的英文名为“The Shawshank Redemption”(美国哥伦比亚电影公司1995年出品),该剧是根据著名的悬念小说家斯蒂芬·金的短篇小说“Rita Hay worth and Shawshank Redemption”改编而成的一部著名影片。中国唱片总公司于1999年引进出版,中文名翻译为“月黑高飞”。Fangcucu在“肖申克监狱的故事与追问”一文中对该部影片有非常精彩深入的评述,详见北大法律信息网:http://chinalawinfo.com/fxsk/YDSG/reviewcontent.aspfid=15199。
[131]  邱聪智:“危险责任与民法修正”,载邱聪智书,前注[107]揭,页271。
[132]  违法推定过失与违法牵连过失的共同点在于都发生了举证责任倒置的效果,而区别主要在于三个方面:1、依据不同。违法推定过失依据的是民法典第823条第2款,而违法牵连过失则依据的是证据法则;2、适用范围不同。违法推定过失适用于侵害法益的场合,而违法牵连过失主要是之侵害权利的情形;3、效力不同。违法推定过失是民法典推定行为人具有过失,而违法牵连过失则仅作为过失的表见证据。详见曾世雄书,前注[1]揭,页93—94。
[133]  同上注,页304。
[134]  同上注,页303。
[135]  邱聪智文,前注[107]揭,页206。
[136]  受法国民法忍受限度理论的影响,日本著名学者平井宜雄教授持此种观点。平井宜雄教授对违法性与过错问题的详细论述可参见,于敏书,前注[60]揭,页148—151。
[137]  邱聪智文,前注[131]揭,页272—273。
[138]  伯纳德·施瓦茨:《美国法律史》,王军等译,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1990年版,页218。
[139]  关于英国判例法中危险责任的发展过程可以参看,W.V.H.Rogers.,Winfield and Jdowicz on Tort,13th.ed.,London:sweet & Maxwell,1990,at 421—454;关于美国侵权法中危险责任的发展,请参看伯纳德·施瓦茨书,前注[143]揭。
[140]  邱聪智:“1940年德国侵权行为法修正草案简介”,载邱聪智书,前注[107]揭,页132—134。
[141]  对法国法中“无生物责任法则”的详细论述,参见邱聪智文,前注[107]揭,页181—264。
[142]  日本的平井宜雄与淡路刚久教授均采此说,参见于敏书,前注[60]揭,页150—151。
[143]  黄海峰文,前注[18]揭,页51。
[144]  林美惠文,前注[137]揭;林美惠:“交易安全义务与我国侵权行为法体系之调整——以归责原则变动为中心”(上、中、下),载《月旦法学杂志》第78、79、80期。
[145]  Kennedy法官在1908年的一个案件中对“事实本身说明问题(Res ipsa loquitur)”的法则解释是:“依据我的理解,这个短语是指,在特定案件的情形中,某些并非臆想而是合理推论出来的证据使得已经呈现出来且无争议的事实更可能是因过失造成的,而非在没有过失的情况下发生的”。See,R.A.Percy,Charlesworth & Percy on Negligence,8th.ed.,London:Sweet& Maxwell.1990,at 422.
[146]  曾世雄教授认为,所谓违法视为过失或者违法牵连过失(Rechtwidrigkeitszusammenhang)是指,行为违法并造成损害的事实,成为认定行为人具有过失的表面证据。参见曾世雄书,前注[1]揭,页91。
[147]  邱聪智文,前注[107]揭,页205。
[148]  参见《美国侵权法重述(第二次)》第285条、第286条。其中第285条(如何决定行为标准)规定,“合理人的行为标准,依下列方式决定:(a)立法机关所制订的法律或行政机关所颁布的规范中规定的行为标准;或(b)立法机关所制定的法律或行政机关所颁布的规范虽没有对行为的标准有所规定,但法院采纳了该法律或规范的要件作为(行为人的)行为标准;或(c)司法判决所树立的行为标准;或(d)立法机关的法律或行政机关的规范中没有规定,法院的判决也没有决定时,事实审法官或陪审团适用于该案件事实的标准”。第286条(法院采纳何时采纳立法机关的法律或行政机关的规范中规定的行为标准)规定,“当立法机关的法律或行政机关的规范是为了下列全部或一部分目的的,法院可以采纳为某一案件的合理人的行为标准:(a)保护一群体的人,包括其利益受侵犯的人在内;并且(b)保护受侵犯的特定利益;并且(c)保护利益免受特殊种类的伤害;并且(d)保护利益免受特种灾祸造成的特定伤害”。
[149]  林美惠:“论我国法上交易安全义务理论之建立”,载《台湾大学法学论丛》第28卷第1期,页303。

Full-Text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